37中文 www.37wxw.com,最快更新最新章节!

    原本摄制组是准备在深阵这里待上一个星期就走,但为了等马安国的拜师仪式,这一等就是半个月,

    一直等到五月上旬结束,这场拜师仪式才正式在开放大学附属酒店举行,

    不是去不起深阵最好的EO酒店,而是没这个必要,

    观礼的人不多,也没请什么外人,除了陈大河两口子和其他四位老爷子,也就七八十位国宝级的科学家和社科学者,一个个乐呵呵地像看西洋镜,

    把马安国折腾了半天之后,仪式就算成了,正常来说,马安国应该算是陈大河的师弟,但李老爷子一句话,说陈大河没磕过头不算数,还是只能算关门弟子,这马安国就排到了陈大河前面,

    可陈大河理都懒得理他,带着摄制组拍拍屁股就走了。

    他走了倒是清净,马安国还得伺候好这帮老爷子们,

    其实一个拜师仪式要不了这么多人,只不过是李中和借着这个由头,将认识的搞物理研究和社科研究的人都尽量请了过来,一起对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和应用进行研讨,

    刚开始参与讨论的人都还没什么感觉,只是觉得这项新技术对于技术研究的促进作用会很大,但当陈大河在会议室来了一翻科幻小说般的演讲,几乎所有人都将这项技术的重视提升到前所未有的程度,

    互联网,不仅是电脑的互联,同样是人与人的互联,更是人与物的互联,甚至是物与物的互联。

    当我们发展到不需要网线,只要一台终端设备在手,就能了解天下事,在与人沟通之外,还能学习、娱乐、研究,除了接收信息,也能发布信息,到那个时候,这项技术对人类的改变又会如何?

    在场的都是德高望重的科学家和学者,这些人当即分成两组,对陈大河所说的场景进行讨论,一边是从技术的角度出发,评估这些功能实现的可能性能有多大,另一个边则是对这种未来生活场景进行讨论,在那样的生活状态下,人类的生活习惯会发生什么样的改变,监管部门又该从哪些方面进行监管,文化部门又该怎么去引导,

    一条条一项项,这场会开了足足半个月的时间,而且中间不断有人呼朋引伴加入,直到拜师仪式都过了一个多星期,才形成一份厚厚的‘关于推进互联网技术并引导健康发展的建议书’,在建议书最后面留下签名的,有整整一百三十七人。

    而且,国院在3月份的时候就提出了搞金桥工程,建立信息高速公路的提议,只是金桥工程专注于基础网络建设,这份建议书正好当做对金桥工程的补充和延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陈大河本着只管放火不管埋的优良传统,对李老爷子那边的动作不闻不问,继续带着老婆开始环游世界国内行的拍摄工作,从深阵出发之后,就一路向北,去探寻与广府文化并列的客家文化和潮汕文化,

    只是出发的时候,除了摄制组,还多了一个车队。

    原来他们在欧美那边拍摄的时候,安保工作一直是由南十字星负责,到了亚洲才由龙江公司接手,但不管这两家公司在外面再怎么牛掰,也是一人一枪都进不了国内市场,

    而现在国内是个什么情况呢?

    用老王的话说,野蛮这个词还是相当准确的,野蛮的不仅是商海,更是治安。

    所以这么大的一个摄制组,没有安保可不行,就算图安叶正根安英和叶子这几个保镖都是好手中的好手,可也护不住这么多人啊,要知道现在国内还没有颁布枪支管理法的!

    还好,虽然内地没有安保公司,可不代表没有保安人员,早在七八年前就接替饶山管理顺风货运公司的那爱新,一口气调了一百人过来,自带车辆器械装备,全程负责摄制组在国内的安全工作。

    这一百人可不是普通的货车司机,而是后来那爱新打着全公司技术比武的旗号,选出来的押送组优秀员工,

    顺风是运输公司,后勤不算,除了司机就是押送,这押送组选出来的都是什么人?!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些人论实力绝对不比龙江公司的精锐差,车上的专用电台能向顺风公司的全国几百家站点求助。

    再说以顺风公司如今响遍全国的名头,也没几个傻大胆敢上前捋虎须,

    有这么一帮人做安保,安全上也绝对不会有问题。

    摄制组就是在这种近乎押送的保护下,开始了内地行的拍摄。

    按照计划,摄制组一路北上,十来天就完成了广栋境内的拍摄,开始转入胡建,

    这天正好来到夏门,摄制组在鼓浪屿上拍摄外景,顺风公司的押送组优秀员工临时客串保安,手挽手串成人墙,将看热闹的游客挡在一旁,茜茜站在镜头前,旁若无人地做着讲解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下,陈大河躺在沙滩椅上,手里还拿着一瓶冰汽水,喝的是滋滋有味。

    这时叶正根突然走了过来,满脸古怪地将手机递给他,“给,找你的。”

    陈大河随手接过来,顺口问了一句,“谁啊?”

    叶正根抿抿嘴,丢下一句,“你自己听。”

    随后竟然一溜烟儿地就跑了。

    陈大河看着他的背影,满脸愕然,什么情况?

    随即看了看手里的手机,放到耳边,说道,“喂,哪位?”

    话筒里传来一个阔别已久的声音,“猜猜我是谁啊?”

    陈大河顿时眼珠子都快凸出来,抑制不住脸上的惊讶,“奥利弗?”

    “哈哈,”奥利弗在电话里哈哈大笑,“玛丽恩说我的中文已经很流利了,而且是正宗的金腔,为什么你还能听得出来呢?”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