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7中文 www.37wxw.com,最快更新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昭南王,确实有魄力,那就等消息,消息成了,一王国之地!也请昭南王记好了,不要跟我们圣妖联盟玩花样,圣妖联盟不能跟东域帝国开战、也不会对昭南郡国如何,但是灭了你昭南王一族还是可以的。”圣耀联盟戴着面具的男子开口了。

    默默地点了点头,昭南郡王离开了圣妖联盟的据点,杀夜宣要付出大代价,可他必须杀,夜宣的存在,让他是如芒在背、如鲠在喉,不杀之他夜不能寐,一王国之地,他还玩得起。

    “长老,那个夜宣现在是名声鹊起,是归元山的天才弟子,不好动!”昭南郡王走了,一位圣妖联盟的所属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王国之地,对我们圣妖联盟来说很重要,等于是让我们圣妖联盟在东域有了自己的立足之地,有了立足之地就可以慢慢发展、慢慢蚕食……”随后这戴着面具的老者不说话了,因为这事情牵扯很大。

    昭南郡王行动了,是有行动的资本,但夜无涯没有。

    太宰府内,夜无涯脸色阴沉,他觉得情况越来越不妙,夜宣就如同是一盆越烧越旺的炭火,而他和夜家就在上边烤着,夜宣越出色,他们就越难堪,而且夜宣的存在等于恶心昭南郡王,昭南郡王看到他,就会想起杀子之恨,他夜无涯和夜家在昭南郡国就混不下去。

    思考了一阵子,夜无涯写了一封密信交给柳元武,那就是重税,他要在翻脸离开之前,积累一些资本,没有资本到哪里都是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夜宣知道很多人敌视他、很多人想杀他,不过他并不在意,他呆在归元山很安全,再者谁想杀他,也没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这天夜宣从剑阁出来了,归元山塔尊器灵限制了他对剑阁和兽阁的使用,但一个月允许他进入一次。

    别人进入一次是一天,夜宣进入一次是三天,其实他可以多兑换一些时间的,比如说一次修炼五天,不过他不想那么做。如果可以,塔尊器灵不会限制他,既然对他进行了限制,那就是剑阁真承受不起,既然这样,他又如何能去做伤害宗门的事情。

    从剑阁出来,路过东院的外堂和内堂,夜宣发现热闹了很多。

    想了一下,夜宣知道,这是收徒大典开过了,东院又吸纳了不少新鲜的血液,至于有没有好苗子,那就不知道了,不过能加入归元山的,应该没有废材。

    夜宣路过,看到夜宣的东院老弟子都是点头示意,有的更是抱拳让路,夜宣也都是点头回礼。

    “师兄,刚才那年轻小子是谁啊?很多人都对他点头,或者是拱手打招呼。”一个新加入东院内堂的弟子,看向身边带着他去功勋殿的老弟子询问着。

    “他?我们东院的狠人!你为什么来东院?”东院的老弟子看向了身侧新人。

    “自然因为我们东院有剑豪,就是夜宣师兄。”新人弟子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对了,刚才你看到了,他就是我们的夜师兄。”老弟子的眼内出现了骄傲,夜宣就是东院的骄傲。

    回到了桃花谷,夜宣打开了小院的门户,接着清扫了一下。

    收拾了一下后,夜宣泡了一壶茶放松自身,在剑阁修炼了三天,还是有一点点疲惫感。

    在夜宣放松的时候,姜泽来了。

    站起身请姜泽坐下,夜宣给姜泽倒了一杯茶。

    “刚从剑阁回来?两天前收徒大典开过了,我们归元山收到了不少弟子,东院更是进入不少新人,这在以往是没有过的,应该是你的出色吸引来的。”看着夜宣,姜泽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院主大人言重了,夜宣只是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,并没有什么。”夜宣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心态很好,一些事情都能淡然看待,这是很多人做不到的,或许归元秘境、剑阁和兽阁对你的限制,影响了你的提升,但也不要有什么情绪,事情要一点点做,路也是要一点点走。”看着夜宣,姜泽开口说道,她担心夜宣内心不满,一直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情绪,这点事情不算什么,夜宣没在意过。”夜宣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看着夜宣,姜泽也不知道夜宣说的话是真是假,东院的弟子,她最摸不准的就是夜宣了,话语不多,不跟人接触,宗门有事情从不回避。这些都没有问题,最大的问题就是夜宣对宗门没要求,有资格提要求,夜宣也不开口,这就让她有些搞不明白,宗门的支持不该接着么?她打算给安排一个师尊,哪怕是她都行,这不应该兴奋么?可夜宣没有。

    “夜宣,我们敞开心扉来谈,你来归元山是为什么?”姜泽压制不住内心的好奇了。

    “为了提升修为。”夜宣看了姜泽一眼。

    “那提升修为之后呢?”姜泽鄙视也夜宣一下,谁不知道来归元山是推升修为,这不是废话么。

    “提升修为之后,就可以解决一些事,就可以为自己讨回公道。”夜宣给自己倒了一杯茶,想了一下后也给姜泽的茶杯倒满。

    “夜无涯么?如果他是你的心结,本院主带着你,悄悄的弄死他,惹出一些是非,这个院主我可以不做。”想了一下后姜泽开口说道,她觉得自己欠夜宣的,让夜宣暴露剑豪能力,成为众矢之的,这些都是她怂恿夜宣的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夜无涯那点事不算什么,院主也别问了,知道多了,对谁也都没好处。”夜宣仰头呼出了一口气,公道两个字还是引发了他内心的一些情绪,他也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看夜宣没有再谈下去的欲望,姜泽也就没有再继续追问,她不想惹夜宣反感。

    在夜宣这里坐了坐,姜泽离开了,谁欠夜宣公道呢?还知道了对谁都没好处,她是被吓大的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姜泽摇了摇头,她觉的夜宣是见外了。事实上,夜宣不能说,说出来真会吓到她,九天十地,十八州,谁最狠?神武女帝林霜华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