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7中文 www.37wxw.com,最快更新最新章节!

    蔚蓝当然清楚这个道理,闻言却皱了皱眉,直言道:“其实我也并没觉得它有多重要。”若真的十分重要,她娘也不会将它束之高阁,甚至她爹还专门做了一把假的来混淆视线却动都没动它了。

    退一万步说,就算它真的十分了不得,那也不过是个死物。即便没有它,蔚家军几代人不也将萧关守得好好的么?

    “我只是觉得它既漂亮又锋利,用起来十分顺手,若真的毁了,想再找到合适的匕首就难了。”蔚蓝说着慢吞吞将刹雪拿了出来,面上流出深深的不舍。

    “就因为这个?”姜衍啼笑皆非,“就那么喜欢用匕首?我记得我送给你的绸缪就不错,就算不喜欢绸缪,前段日子蔚将军不是送了你一把佩剑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习惯了啊!”习惯使然,她也没办法,除了匕首,她用得最多的就是枪|支。如今枪|支是用不成了,难道还不能有两把趁手的匕首吗?

    蔚蓝惋惜道:“你能找到锻造工艺好的吗?”说着又从另外一个袖管中摸出来一把相差无几的,低垂着眉眼道:“其实我爹之前私下里锻造了一把,材质虽比不得刹雪,用起来倒也顺手。我原是想多打造一些的,谁知我爹说那师傅已经找不见人了。”

    因着教给蓝一蓝二等人的是近身格斗,当初凌云山庄初具规模的时候,蔚蓝就想给所有拔尖的都配上一把,结果花了不少时间,也没找到那老师傅。

    姜衍见不得她难过,伸手抚上刹雪的刀刃,略沉吟了一会道:“你让我想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很麻烦?”

    “不会,这刀的材质跟寻常刀剑无异,主要是淬炼方法不同,若能找到,对蔚家军来说也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我怎么没想到呢!”蔚蓝喜滋滋道:“那就麻烦你了,你尽快啊。只不过这样的人肯定不好请,要不我爹当初也不会只打造一把了。这样,等找到了,咱们可以高薪聘请,若能传承下去对天下人来说都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这个说法绝不夸张,远的不说,单西海郡还在兴建的各地学堂和蔚家军,就能受益无穷。

    蔚蓝说的姜衍自然知道,他抿着唇淡笑道:“我尽量。”俗话说教会徒弟饿死师傅,这年头,谁家有点秘方不是捂得仅仅的呢?还有手艺人那脾性,还真不好说。

    蔚蓝却没留意到他的神色,兴冲冲道:“要不咱们现在就将它打开吧?我一个人,还怕气力不足毁坏了里面的东西呢,正好你在!”

    “你想好了,要不还是先等我把人找到再说?”姜衍握住她的手,“毕竟是雷家的家传之物,我虽劝你是这样劝,还是希望你深思熟虑后再作决定。再不济,先与肃南王府通通气。”

    也免得最后被怨怪上。

    蔚蓝皱着眉头想了想,也觉得有理,“那就再等等吧,没准等找到人了完整取出来的把握还大些。”

    姜衍颔首道:“现在再来说说尕都而和邬天霸罢。”

    蔚蓝闻言很快收回心神,“你那边有消息了?临县这边倒是无所谓,距离近随时都能观察到,主要是邬天霸,他总不可能无缘无故往北戎跑,虽说并未听说过呼延家族以前跟尹卓有什么牵扯。”

    蔚蓝以前在军队,接触的政|客不多,所以见识得少。但她到启泰的时间已经不短了,基本已经习惯国与国之间的博弈和骚操作。

    个个都是厚脸皮和戏精,每个人心里都打着小算盘,就连她也不例外——只要利益足够,昨天还在骂爹骂娘操起刀子砍的,今天就能笑语晏晏的握手言和。

    拓跋珏对启泰的野心也从来没遮掩过,呼延家族是北戎老皇帝提拔的,早就是拓跋珏对准启泰的刀。

    谁知道邬天霸忽然凑上去,会不会给启泰和北戎的局势带来新变化呢?再加上一个曹奎,局势远比她想象的复杂,若非蔚蓝身处局中避不开,还当真不想理会,因为惹上就是麻烦。

    就拿呼延长青与曹奎来说,在骠骑营和蔚家军开战之前,双方先是佯打,你捅我一下,我捅你一下,双方都没什么大的损失,一看就是做做样子。

    一直到骠骑营和蔚家军开战,双方才开始动真格的。曹奎可能是被动防御,但呼延长青明显就是想趁机将北征军拿下。

    只可惜北征军不弱,在先前的相互试探中,曹奎不仅趁机拔出异己,还往军中注入了一批新鲜血液,甚至还伸手从姜泽身上抠了不少好处。再加上曹芳霖私下里送去的那批粮草,北征军实力杠杠的。

    而骠骑营又败得太快,还没等战火蔓延,就直接被蔚家军全都摁了下去。既然蔚家军保存了足够的实力,呼延长青那边自然开始观望起来。

    等到尹尚和尹卓相继败退逃回大夏,呼延长青和曹奎就跟商量好了似的,下意识就收敛了锋芒缩小战局,之后一直小打小闹,损耗小到可以忽略不计,要说没划水谁信?

    这会儿忽然传出打得没那么激烈了,那跟停战还有什么区别?其中内情到底如何蔚蓝不得而知,但也正因不知,才更加忌惮和在意。

    蔚蓝能想到的,姜衍也想到了,但他比蔚蓝知道的消息多些,闻言道:“你顾虑的并非没有道理,只邬天霸与其麾下三千兵马,进入赤峰岭范围很快就不见了踪影,风雨楼也是近些日子才查到线索。”

    这事儿蔚蓝只知其一不知其二,闻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姜衍继续道:“若按常理推断,尹卓与拓跋珏和呼延长青确实没什么关系,邬天霸带兵往赤峰岭跑也就不合常理。可你别忘了,尹卓与这二人没有关系,尹尚却有。兰富强让王起带兵到坳谷截粮不正是尹尚的手笔吗?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说,呼延长青会因为尹尚的关系,对邬天霸伸出援手?”蔚蓝闻言一拍额头,颇为懊恼道:“我怎么把他给忘了呢。”

    其实她和姜衍一开始是并不清楚尹尚与拓跋珏之间早就勾搭上了的,还是兰富强北戎细作的身份爆出来后,他们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没办法,实在是二人的动作太过隐秘,明面上兰富强又是姜泽的人,谁知道深查下去会爆出这样一个惊天大瓜呢。

    姜衍听了微微点头,“送上门的好处,不要白不要不是?尹尚和拓跋珏的目的都是启泰,单凭这点,就能促成二人的合作了。再说了,就算呼延长青反应不过来,铁骑军里不是还有个监军吗?”

    说到这姜衍笑了笑,“忘记跟你说了,年前铁骑军就多了个监军,只不过以前藏得深,谁也没往他身上想,这人同样是拓跋珏的心腹。”

    蔚蓝来了精神,半眯着眼道:“是谁,这人很厉害?”

    “嗯,你见过的。”姜衍端起茶来浅啜了口,道:“不如你猜猜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是林笃吗?”蔚蓝回忆道:“当初三国朝贺的时候,我对这人印象就十分深刻,据说他的身份很不一般,期间一直跟在拓跋珏身边。”

    姜衍摇头否定了,见她皱眉,索性直接道:“是北戎丞相卫子术。”

    “是他!”蔚蓝瞪大眼,“怎么会让他去!”卫子术这人她还是知道的,北戎历史上最年轻的丞相,被公认的鬼才。可特么的让个文臣、还是丞相去当监军,这不是大材小用么!

    姜衍知道她的意思,笑着道:“对啊,谁也没想到拓跋珏会让他去,关键北戎朝堂上还没传出风声,风雨楼查了许久才查出来。好在也不算晚,由此可见,拓跋珏对启泰的用心。”

    蔚蓝下意识轻叩着桌案反问道:“那铁骑军和北征军休战又算怎么回事,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,拓跋珏现在难道不应该抓住机会猛攻吗,姜泽现在焦头烂额的,没准还真能将鹿城拿下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姜衍摇摇头轻叹了声,他也不是万能的,谁知道拓跋珏和曹奎在想什么呢。

    有可能是觉得姜泽现在已经气的失去理智怕继续下去弄巧成拙,也有可能是觉得骠骑营受到重创暂时指望不上吧,但无论如何对启泰来说,都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于是顿了顿道:“兴许是这二人达成了什么交易吧。”

    “还能是什么交易?”蔚蓝眉头皱得死紧。

    姜衍在她眉心处轻抚了下,安抚道:“先别想那么多,不管他们想干什么,短时间内对咱们造不成影响。你不是已经在修建卫所了吗,就算他们真的达成了什么交易,也打不到西海郡来。”

    唯一担心的是,曹奎见姜泽失势威望大跌,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的将鹿城给卖了。

    当然了,曹奎不蠢,不会被拓跋珏牵着鼻子走,但兴风作浪从中渔利却是必然的。姜衍只猜不透他到底想怎么做而已。

    “那拓跋珏接纳邬天霸之举,应当算的上是为北戎铺路了。”蔚蓝反应也快,“拓跋珏绝对不会真心实意的接纳邬天霸,却可让邬天霸欠他一个人情,无论邬天霸将来是选择继续效忠尹卓,还是改投尹尚,对拓跋珏来说都没什么要紧。”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